您的位置:主页 > 白城市 >

抗美援朝的历史昭示

时间:2020-10-14 16:53来源:未知 点击:

  群众自发走上街头声讨美帝国主义侵略罪行,打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标语。 (资料图)

  编者按 今年是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重要历史节点。70年前,为保家卫国、维护和平,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在随后历时两年零九个月的残酷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谱写了一曲气吞山河的英雄壮歌。这段艰苦卓绝的烽火岁月,不仅孕育了高超卓越的军事指挥艺术,也锻造出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70年后的今天,再度触摸那段不同寻常的岁月,既是纪念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也是传承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警示后人不忘历史,珍惜和平,为此特刊发此文,以飨读者。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1950年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20余万人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年10月25日,志愿军40军在朝鲜温井地区,干净利落地歼灭南朝鲜一个加强营,打响了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枪。后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政治部报,由主席亲笔签发,将这一天批准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纪念日;同年11月初,志愿军39军在朝鲜云山地区歼敌2000余名,其中美军1800多人,开始了与以美国为首的16国“联合国军”的生死较量和殊死拼杀。

  在这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最大规模的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歼灭“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109万多人,将进犯到鸭绿江边的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打回到北纬38度线,保卫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粉碎了侵略军在鸭绿江边对我国的挑衅和对我国东北地区的侵略野心。

  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军威,极大地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声誉,大大增强了中华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并向全世界发出宣示:“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的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语)通过还原当时国内外形势和基本战争态势,便能够总结出抗美援朝战略和战术决策的伟大之处。

  在“联合国军”与南朝鲜军队中,美军投入了陆军力量、海军力量和空军力量;除了没有使用外,使用了它所有的现代最先进、最强大的军事技术武器装备,美陆军全部实现机械化,拥有大量的飞机、火炮和坦克,仅投入战场的空军作战架次就达到100多万次,掌握着战场制空权,使用了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作战舰艇300多艘。这些军事力量十分强大,机动能力十分快捷,拥有诸军兵种合成的队伍,具有现代化联合作战能力。应当指出的是:美军是当时世界上唯一使用过的国家,巨大的核武器威胁背景下的战争,是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的巨大考验。

  再看国内,当时大部分地区解放不久,战争创伤很大,经济落后,1950年工业总产值人民币仅为574亿元,而美国已达1507亿美元;我国钢产量仅有61万吨,美国钢产量达8770多万吨。我们空军力量与“联合国军”力量悬殊;陆军火力、机动力、防护力远不如敌人,基本依靠步兵和少量炮兵、坦克兵作战,武器装备与美军相比异常悬殊;据军事统计,当时我军一个军的弹药指数(指单位时间内作战单位发射弹药数量),相当于美国一个加强营,悬殊的武器火力对比使志愿军在朝鲜的作战极其困难、充满艰辛。

  1950年秋,美国无视中国政府的正义警告,扩大侵朝战争,越过“三八线”,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轰炸我国东北边境,同时派第七舰队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一个独立主权国家面对强敌的侵略和战争威胁,能不能站稳脚跟、挺立腰杆,重塑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百余年中失去的民族自尊心,奋起抵抗霸凌与侵略,这对刚刚成立一年的新中国来说,是极为重大的政治军事战略考验,能不能在力量薄弱、形势严峻、困难重重的情况下对美国这个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进行坚决的反击作战,可谓举世瞩目。

  党中央和主席高瞻远瞩、审慎权衡、科学分析、果断决策,“中国人民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只有出兵参战,才符合中华民族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才对我国、对朝鲜、对东方、对世界有利。美国虽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武装力量,但它侵略成性,政治上孤立,本质上没有底气,外强中干,是一只“纸老虎”;战线长、后方远、兵力不足、士气低落。主席1950年10月在给志愿军的命令中指出:“只要坚决勇敢,善于团结当地人民,善于和侵略者作战,最后胜利就是我们的。”“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历史证明,党中央和主席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抉择是非常英明正确的。

  抗美援朝战争历时两年零九个月,分为两个历史阶段:第一阶段从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6月,这一阶段志愿军以运动战为主要作战形式,辅以阵地战与游击战,将敌人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三八线公里,制止了敌人的疯狂战略进攻。在这些战役中,涌现出很多英雄。

  第二阶段是1951年6月下旬到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定签订,历时两年零一个月。志愿军根据、主席“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采取了以阵地战为主的作战形式,以“零敲牛皮糖”打小歼灭战的作战方针,于1951年下半年进行了粉碎敌人夏秋季攻势的作战,于1952年进行了秋季战术反击和上甘岭防御战役,于1953年进行了包括金城战役在内的夏季反击战役,其中上甘岭战役,敌军投入兵力6万余人,我军投入兵力4万余人,共歼敌二万五千人,我军伤亡一万一千余人,使敌军付出巨大代价,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就牺牲在上甘岭战役之中。

  解放战争时期曾参加济南战役和莱芜战役的华东野战军共6个军(即志愿军第20军、21军、23军、24军、26军、27军)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其中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八纵队、第九纵队(“济南第一团”所在部队)当时分别为志愿军第20军、26军、27军,参加了长津湖战役,主席对此战役有以下评价:东线九兵团“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在完成战略任务前加“巨大”二字,这在主席的电报中是罕见的,可见评价之高。

  曾经在济南战役、莱芜战役中功勋卓著的华东野战军主力部队,在朝鲜战场同样立下了卓著战功。济南战役东线主攻兵团华野九纵,即志愿军27军,在长津湖战役新兴里之战中,被全歼的美军步兵第7师第31团,即历史上战功不俗的“北极熊团”,约3000人,这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次整建制歼灭的美军一个主力团。该团团旗被27军缴获,现存于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为国家一级文物。

  华东野战军一纵一师,曾在莱芜战役中负责南线攻击作战,被华野粟裕副司令员在战后总结中评价为“一纵是莱芜战役中出力最大,起了决定作用的部队”。在朝鲜战场上,这支部队被编为志愿军20军,其中58师的一名连长杨根思,28岁,在1950年冬的长津湖战役中,率领一个排守卫下碣隅里东南1071.1高地前沿阵地,阻击美军王牌部队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在打退敌人8次进攻后,他让负伤的两名战士抬着重机枪撤出阵地,自己却抱着五公斤炸药包冲向第9次向我军阵地发起进攻的40多名美军,从而壮烈牺牲,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被志愿军领导机关授予特级英雄的最高荣誉称号。

  在长津湖战役中,27军炮兵班班长孔庆三,在作战中,因火炮面临零下30℃的气温无法固定,难以准确射击,看着美军火力压制下,冲锋的步兵战友们不断伤亡,孔庆三毅然用身体压住火炮锄铲,固定火炮,命令火炮射击,强大的火炮后坐力,将孔庆三的胸部震烂,同时身上被敌弹片击中,壮烈牺牲。他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荣誉。孔庆三为济南市历城区人。

  27军还涌现了一位一级战斗英雄卜广德,他是一名排长,在战斗中连夺敌人五个阵地,并率领全排攻占敌人一个炮兵阵地,减弱了敌军纵深火炮对我军攻击兵力的炮火杀伤,为夺取作战胜利立下了重大战功。卜广德为济南市莱芜区人。

  在济南战役中,被评为“济南英雄”的突破内城的登城第一人李永江班长在朝鲜战场为志愿军连长,在1950年11月28日的柳潭里作战中英勇冲锋,击毙美陆战一师官兵数人,壮烈牺牲。

  济南战役中被评为“济南英雄”的班长王其鹏,在朝鲜战场为志愿军一团级司令部侦察参谋,在1951年粉碎敌人夏季攻势作战中,英勇战斗,为团首长指挥作战提供了重要的情报资料,在一次前出侦察作战中,不幸中弹牺牲。

  华野六纵在莱芜战役的北线口镇作战中,既防又围又攻,英勇顽强,是莱芜战役中歼敌最多的纵队。六纵在朝鲜战场被编为志愿军24军。24军涌现出一位世界级狙击英雄张桃芳,他在阵地防御中,用437发子弹击毙敌人214名,创造了单兵冷枪歼敌的奇迹。

  27军81师师长孙瑞夫,在1951年的一次战役中,亲率1个营突破敌人封锁线,克服重重困难,深入敌后,按时到达穿插指定位置,为大部队歼敌发挥了重要作用,所率营被授予“穿插英雄营”光荣称号,孙瑞夫师长也荣立二等功,志愿军师长荣立二等功是极少的,对师以上领导的立功奖励,志愿军控制极其严格,立功名额要给予一线军进行的长津湖之战,是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中我东线战场扭转战局的关键一仗,志愿军在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后方保障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主要依靠解放战争缴获的轻武器与武装到牙齿的美陆战第一师和步兵第七师展开生死较量,共歼敌一万三千多人,把从兴南港上岸、入侵接近鸭绿江的东线之敌赶入了日本海,彻底粉碎了美军的战略企图。

  原华东野战军部队在朝鲜战场上顽强的战斗力和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彰显了我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和坚强的战斗意志,表现了“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的华东野战军战斗精神。英国牛津大学战略学家罗伯特在《清长之战》专著中这样写道:“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即长津湖地区)战场中,稳持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美国战史专家这样评价:“长津湖地区的作战失败是美国自珍珠港事件以来的又一次大惨败。”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面对的是比以往任何战争都要劣势的技术装备对比。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科学的战略指导和正确有效的作战方法,必然会受挫于强敌。正因如此,朝鲜战争在多个层面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历史昭示。

  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同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军事力量进行的现代化战争,志愿军从辩证唯物主义的战争指导路线出发,以极其高超的智慧、极大地努力付出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实现了战略上藐视敌人和战术上重视敌人的统一,具体分析战争情况,以“既不受帝国主义的利诱,也不怕帝国主义的威胁”为指导方针,以胜敌一筹的战略战术,解决了志愿军在朝鲜战场这一特定条件下,与特定敌人作战的一系列问题,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主席曾经指出:“帝国主义侵略者应该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敢于与世界最强敌、最狂敌进行一场事关国家命运的重大战争,必须有战胜敌人的方略和策略,只有胜利者才能赢得国家的威望和民族的自尊。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从战争中接受最严峻的考验,创造了现代作战条件下用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敌人的示范战例和战争结局。美国驻朝鲜联合军总司令克拉克说:“我是美国第一个在没有胜利的协定上签字的陆军司令官。”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说:“我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进行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新起点,是中华民族复兴路上的伟大丰碑。从此,再也没有人瞧不起中国,也没有哪个国家敢动欺凌中国的念头。

  历史证明,党中央和主席在朝鲜战争爆发后反复向美国发出警告,并且在朝鲜战争爆发四个月后,决定以志愿军名义参战,这是非常符合当时历史和战争态势的,决策也是十分科学的。

  中国人民后发制人,政治上有理。在军事上,后发制人获得了战略上的突然性,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稳定了战局,对夺取抗美援朝战争胜利有着决定性意义。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正如主席所说:“领导是一个因素,没有正确的领导,事情是做不好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二战以后世界上强度最大、影响世界格局最深远的一场非对称现代化战争,不仅恢复了“三八线”的战前态势,更是挽回了自鸦片战争以来逐渐消沉的民族自信,是中华民族走向世界、走向未来的强大心理支撑点。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所表现出来的战略勇气和战斗意志,是中华民族永远的骄傲和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永远的宝库。

  肩负伟大使命和责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中国和主席的领导下,在保家卫国,维护亚洲与世界和平事业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体现了中朝人民利益和世界人民利益,秉承了中国以人民为中心的一贯执政原则和担当使命,这是抗美援朝战争取得伟大胜利的关键所在。

  新中国成立后,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国家得以屹立世界。在这里,人民当家做主,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不断增强。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妄图以朝鲜为突破口,欲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实行了政治压制、经济封锁、军事打击等一系列反动政策,既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新生社会主义政权的强大生命力。社会主义新中国由于实行了一系列富民强国新政策,人民政治地位提高、经济生活日益改善、文化教育不断发展,人民群众拥护中国、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在反对国际势力威胁和侵略的历史时刻,同样真心支持党和国家、人民军队的战略举措,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听从党和国家的召唤,踊跃参军,服务前线,打击敌特,在社会主义新型制度的社会环境中,表现了极大的爱党爱国爱军的热情,不到一年,就捐献了价值3710架作战飞机的款项,显示了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力量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

  主席说:“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来自于民众。”战争的胜负决定于人心向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义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美国凭借强大的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称霸世界,是不会获得正义力量支持的,在政治上也是失策的。同时,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和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拥戴是任何敌人都难以撼动和摧毁的。

  抗美援朝的胜利,正如主席所指出的,“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战争是人民战争,全国人民支援,中朝两国人民并肩作战。”“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历史证明,这是一个科学的结论。

  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20军、27军、26军就歼灭美军一万三千多人。而1840年鸦片战争,帝国主义1万余人,就迫使有几十万清军的大清王朝,签订了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1900年,八国联军约3万兵力,就从天津大沽港攻入北京,迫使清政府签署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抗美援朝战争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的武装力量第一次与世界上最强大的以美国为首的16国“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进行的长达两年零九个月的战争对弈,使敌方由战略进攻被迫转入战略防御,并且无法实现新的战略进攻,打出了志愿军的威力。从此,人民军队从单一的陆军向强大的诸军兵种合成军队大踏步前进,进入世界强军之列,抗美援朝战争的剧烈程度在某些方面已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军队在世界上最激烈、最现代化的战争中积累了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强敌的宝贵经验,极大地推动了我军军事力量和战略战术的大发展、大提升。

  抗美援朝入朝参战70周年,中国人民和人民军队不怕牺牲、不畏强敌、敢于斗争、勇夺胜利的伟大壮举永远不会被世人忘记。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永远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基石和流淌于血脉中的可贵传承。习总书记强调:“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共同把我们这支英雄的人民军队建设得更加强大、更有战斗力。”

  当今的世界并不和平,战争从未远去。很多的危机需要应对、伟大的事业必须开拓、人民的国家必须强大、群众的生活必须幸福。历史告诉我们,要让这些有所保障,首先就要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为此,我们有必要传承抗美援朝精神,向志愿军所表现的那样:敢于斗争,敢于战胜一切阻碍中华民族复兴的任何敌人。